风帕克风机有限公司

风帕克风机;透浦式鼓风机;台湾中压风机;环保处理;粉尘处理机...
93

VIP会员

风帕克风机有限公司

张云蕾 (先生)

经营模式: 生产型

主营业务: 风帕克风机;透浦式鼓

所在地区: 上海市-松江区-九亭镇

已认证:    

收藏店铺
网站公告
风帕克风机有限公司(上海利楷机电设备有限公司)专业从事高科技的各种工业鼓风机与减速机的销售。近年来肩负着顾客们对产品质量与价格的追求,实现效率的最大化和提供广泛的技术资源等方面做着不懈的努力。 公司奉行品质第一、顾客满意的经营理念,不断吸纳专业人才,使得公司始终拥有一批掌握业界高端技术的科技人才。公司以积极务实的作风,借鉴各种先进的管理经验,不断引进国外先进设备实现自我完善,建立起良好的企业文化。目前产品有两大系列,风帕克风机系列有2HB高压鼓风机系列,4HB高压鼓风机系列,CX透浦式鼓风机系列,TB透浦式鼓风机系列,HTB透浦式鼓风机系列,FAB/FABR 斜齿系列、FAD/FADR中空斜齿系列、FABZ 直齿系列、FPG/FPGA 直齿系列等。客户的服务和技术选型,同时在上海有大量的库存备货来满足市场的需求, 配备选型工程师数名,
产品分类
联系方式
友情链接
正文
展览推荐 现代版画研究展第二回:移动的时代之眼——广州美术学
发布时间:2021-09-22

  原标题:展览推荐 现代版画研究展第二回:移动的时代之眼——广州美术学院藏中华全国木刻协会作品展

  陈望、丁正献、葛原(葛克俭)、古元、郭炎、贺鸣声、胡一川、黄永玉、计桂森、李寸松、李桦、力群、刘旷、刘仑、卢鸿基、陆田、罗清桢、戎戈、邵克萍、施展、石之琦、王麦杆、王琦、汪刃锋、王树艺、吴忠翰、夏子颐、辛易、徐甫堡、杨可扬、杨讷维、野夫、亦支、曾景初、章西厓、张漾兮、张一山、赵延年、郑霄、朱鸣岗

  2019年,广州美术学院美术馆受学校委托策划“抗战时期木刻创作展”,与图书馆紧密合作,在特藏文献中爬梳出与新兴木刻有关的书籍和图像,其中便含有两套民国时期版画原作。经过细致考证,一批皆是现代版画会成员之作,大部分可见于其出版物《现代版画》《木刻界》等,是罕见的完整系统收藏。以这批作品作为支撑,我馆于当年策划了“白咬着黑——新兴木刻运动中的‘现代版画会’馆藏作品展”,作为“现代版画研究展第一回”开启了本馆在该学术领域的各项活动。

  特藏发掘中的另一批为1946年至1949年中华全国木刻协会巡展之作,本次“移动的时代之眼——广州美术学院藏中华全国木刻协会作品展”即依此联合校内外艺术史学者精心策划的专题研究展,为“现代版画研究展第二回”。此批木刻作品大多带有完整的衬纸和展览标签,标签包括“抗战八年木刻展览”“第四届全国木刻展览会”“全国木刻展览会”“全国木刻流动展”“广东广雅中学”5类。它们的共同点是都由总部位于上海的中华全国木刻协会(1946-1949)主办。经初步研究,这批作品很可能是1948年秋季“第四届全国木刻展”在上海首展后,组合其他展览作品来粤巡展,因1949年上半年战事和上海解放而滞留广州至今的。在公立美术馆中关于“木协”作品的系统收藏非常欠缺,这批来源于不同巡展的原作,有相对的完整性,对我们研究新兴木刻运动在1945年至1949年的活动具有极高的历史与艺术价值。

  抗战胜利以后,原总部位于重庆的中国木刻研究会于1946年初迁至上海,并改组为中华全国木刻协会。该会在上海的活动一直持续至1949年,1949年全体会员集体加入中华全国美术工作者协会后,自动停止活动。作为此间全国木刻界的中枢机构,该会组织了“抗战八年木刻展”和第1—4届“全国木刻展”,展出的作品不仅首次大规模总结了8年来中国新兴木刻的发展与成就,并通过新创作的作品折射出1945-1949年中国过渡期的方方面面,譬如上海的社会和经济危机、木刻家赴光复后的台湾旅行创作、解放战争、人民艰难的生活和对新世界的希冀。与此同时,这些作品还在美国、英国、苏联、日本以及全国多个城市流动展出,而被广为人知。

  “时代之眼”(Period Eye)是艺术史家巴克桑达尔创造的一个概念,用于阐述一个时代中艺术家、公众、社会如何共同塑造一种艺术风格。从“时代之眼”的角度看,中华全国木刻协会所组织和展出的作品正显示出由抗战走向新中国之间这个过渡期艺术思想、主题和风格等方面的变迁。这种图像共识一方面源于木刻艺术与社会议题、人民大众、公共媒体之间天然的亲密关系,另一方面也受惠于木刻自身的可复制性以及由此带来的流动巡展的独特形式。因此,本展主题“移动的时代之眼”主要包括两层含义,一是大量巡展给不同城市和地区带来的视觉流动,从而使得左翼、革命的文化得以进一步宣传普及并得到广泛认同;二是木刻家的重新汇集,台湾光复、经济危机、内战爆发等新的事件,对革命与和平的期待等社会心理现象造就了全新的视觉生产。

  本展将依循着“木协”巡展作品取向与工作架构,结合文献建立起一个“关于展览的展览”框架,既是我馆在新兴木刻研究专题的重要案例,同时也体现出美术馆学术主旨和研究的序列性。今年是中国成立100周年,又是新兴木刻运动90周年,我们希望这个展览所提供的资料和思考,能够让广大观众更深入地走进那段极具社会意义的创作和展览的原境,对于构成中国革命美术的基因和线索获得更多具体而微的认知,同时也给予当下的人们以重要的精神启示。

  1946年5月,汇集全国木刻精英的中华全国木刻协会在上海成立,恢复了战时全国木刻界抗敌协会的中枢职能,立即开始着手组织“抗战八年木刻展”。1946年9月18日,包含千余件作品的展览在大新公司画廊开幕。在前一天的预展中,木刻家邀请了上海各界知名人士观展,并于当天下午集体赴鲁迅墓拜谒和纪念。当时这个中国木刻史上最大规模的展览,不仅是对抗战胜利的欢庆,也是对八年木刻创作的全面检阅,同时还出版了包含一百件作品的《抗战八年木刻选集》。这些作品既包括对抗战的直接歌颂,也包括宣扬必胜的信心,再现人民的痛苦和生活的艰辛。展览在上海取得了巨大的成功,盛况空前,媒体报道更是连篇累牍,并迅速形成了全国性的影响。随后,该展还远赴日本和英国多个城市巡展,将中国现代木刻的成就播散到世界各地。

  中华全国木刻协会成立后,随即组织全国木刻家进行创作,策划一年春秋两届“全国木刻展”和国内外流动巡展,复刊《木刻艺术》,开辟《新木刻》副刊,出版画册和各类相关书籍,供应木刻工具与材料,举办木刻函授班。在全国形成一个新的木刻运动高潮。无论是从主题上而言,还是从风格上来看,新创作的木刻并非是抗战木刻的简单延续,而是充满了新的时代特色:国民政府的贪腐,尤其是在接收日占区资源方面,引起了民众的愤怒;而严重的通货膨胀和经济危机更是雪上加霜,让人民的生活愈加艰辛。在上海这个中国的经济中心,木刻家和普通民众一样饥寒交迫,这些新的现实在他们的画面上一览无余。在1947和1948年举办的四届“全国木刻展”中,新的时代视觉取代了抗战图像,既表达了木刻家对社会现实的不满,也展现了他们对新中国的憧憬。

  国民政府战后的独裁政治和行政失策导致了中国社会的巨大撕裂,四亿民众对胜利的喜悦迅速转变为对现实的绝望。1946年6月,国民政府撕毁《双十协定》,发动内战,更让人民群众本已困顿不堪的生活现实火上加油。中华全国木刻协会的整个活跃期几乎都伴随着意料之外的艰难,但革命的木刻家却没有忽视和逃避,相反,他们再一次吹响集结号,拿起刻刀作武器,通过艺术直击幼无所养的弃儿、丧夫失子的孀妇、老无所依的翁妪,不堪重负的城市劳工、入不敷出的农村贫民,强行征兵导致的家破人亡,食不果腹、衣不附体的艰辛度日,并积极参与到“反饥饿 反内战”等进步运动中。这些从中国不同城市汇集而来的众多木刻又随着流动展在全国和世界许多城市巡回,凝聚为一种巨大的宣传力量,发出了中国人民的同一种呼声。

  1945年10月25日,抗日战争第15受降区台湾受降仪式在台北举行,日本方面全面交回台湾与澎湖列岛之中国领土、人民、治权、军政设施及资产。抗战的胜利让甲午战后阔别祖国五十年的台湾省重返祖国的怀抱。在中国人民再次获得旅行自由的次年,新成立的中华全国木刻协会就在台湾建立了分会。随后的几年中,黄荣灿、陈耀环、朱鸣岗、耳氏(陈庭诗)、荒烟、吴忠翰、黄永玉、麦非、梁白波、戴英浪、戴铁郎、王麦杆、汪刃锋、刘仑、陆志庠、杨谟因等十余位木刻画家分赴台湾,在那里尽情描绘祖国宝岛的人文地理、风土人情和最新现实,并将其发回上海,在展览和出版物中第一次让内地同胞以现代艺术的形式了解和领略了台湾的南国风情。而在此前,以视觉艺术描绘台湾仍停留在清代《蕃社采风图》的民族偏见之中。www.6053388.com,因此,这是一份珍贵的礼物,是全体中国人民对台湾的惦念与关爱。

  木刻是抗战和革命天然的同盟军,但木刻艺术的题材却并不局限。尽管木刻家们绝少表现花前月下、才子佳人的浪漫诗意,但在抗战胜利以后,描绘普通人日常生活及其场景的作品却并不鲜见。其中不仅有风景、人像,更有百姓们的财米油盐、衣食住行,摆摊行商、澳门49码今晚开奖号码出工务农,以及片刻的安宁与恬静、艰难生活中点滴的欣喜。不仅如此,中华全国木刻研究会还通过举办函授班、发行学习材料、供应木刻工具,在全国多地各大学校举办流动展、召开研讨会、组织研究会等方式,发动了更多了普通人,尤其是广大学生,参与到木刻的创作中来,将自己的生活拓印到艺术的纸背上,共同再现了一个时代庞大而复杂的社会生活基石,构筑起一幅20世纪40年代中后期全国城乡和日常生活的“浮世绘”。

  抗战胜利以后,重建国家称为当务之急,木刻家们通过自己的创作,表现和呼吁全国人民积极生产、热心建设。延安的木刻家也参与到中华全国木刻协会的展览中:大生产运动,修筑新公路,民主司法,拥护进步,以及用人民群众喜闻乐见的剪纸、窗花、门神等形式创作的新木刻,让全国观众耳目一新。它们共同指向了一个全新的未来。1949年上海解放前夕,中华全国木刻协会的木刻家们纷纷行动起来,刻制宣传传单,设计制作保安臂章和关防印章,绘制和印刷、朱德像……为迎接新的胜利,中华全国木刻协会与上海美术协会、中华全国漫画作家协会成立联合办事处,并共同发表《美术工作者宣言》:“为人民服务,依照新民主注意所指示的目标,创造人民的新美术”。随后不久,中华全国木刻协会集体加入中华全国美术工作者协会,历史掀开了全新的一页。

  •《画廊》杂志长期对外征集当代艺术类原创文章,形式不限,欢迎投稿!编辑部邮箱:,收到文章后,将在5-7个工作日回复是否被取用。在此期间勿重复投稿,感谢支持!